尊理社区
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
尊理社区 首页 信仰 查看内容

泼辣的女人,是我深爱的妻子

2017-10-29 16:54| 发布者: Marly| 查看: 552| 评论: 0|原作者: 赵富信

摘要: 「妻子,我骨中的骨,肉中的肉,最能够感受我心动的肢体。」这是我信主后,对妻子洁的认识,而以前却不是这样子的。她十九岁嫁给了我。她很美,新月般的弯眉下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炯炯有神。长发飘逸,齐眉的刘海 ...

「妻子,我骨中的骨,肉中的肉,最能够感受我心动的肢体。」


这是我信主后,对妻子洁的认识,而以前却不是这样子的。

她十九岁嫁给了我。她很美,新月般的弯眉下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炯炯有神。长发飘逸,齐眉的刘海,正适合她那俊美的脸型。她爱打扮,匀称的身体,从来都是服饰得体。她性格开朗,有些不拘小节。在家乡,她是男孩子心中垂涎的那一位。疯归疯,闹归闹,没有人敢与她谈情说爱,她不饶人地厉害,是出了名的小辣椒。


她为什么看中了我?我又为什么娶了她?因为年岁的关系,谁都说不清,总感觉恋爱时很美好。然而,婚后的生活并非像想象中的那么美好,因着艰辛,充满愁云。生活在一起后,我终于领略到了她那小辣椒的泼辣劲。首先,她与我父母产生矛盾,常言道,婆媳关系难处,而在我的家里,却是父亲与我妻子间成了矛与盾。父亲在家庭里,一向独断专行,没有想到遇见了一个丝毫不饶人的儿媳妇。

争吵,让亲人变得冷漠。父亲指责我们不孝,决定分家另过。分财产时,父亲说她是外人,没有她的份。她怒气冲冲地说道;“好,你们不把我当家里人,等你们老了也别指望我赡养你们。”


记得我们离开家的那一天,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细雨,母亲的泪带着牵挂与忧伤,站在老巷口,遥望着我们夫妻离去的身影。朦胧的双眼,模糊不了我内心地感伤。那时,我怨恨她,同是女人,你为什么不能像我妈妈一样,哪怕懦弱一点也好啊。


「为什么你就不能改一改?」


「我没有错,凭什么让我改?」


我们夫妻间无法交流,争吵成为家常便饭,我们俩人各自都认为选错了对象。那时我看到别人夫妻恩爱的样子很是羡慕,喜欢女人的温情,胜过看她的外貌。


我们居住在一个远离家乡之地。租住的耳房,成了寄居麻雀的巢穴。一晃就是好几年,只是偶尔通通电话,好久没有回家了,不是不想父母亲,而是不理想的生活,怕他们为我担心。所以一直谎称工作忙,自己脱不开身。直到有一天母亲说身体不适,我们才匆匆赶回了家。


母亲并无大碍,身体还算硬朗。见到我们她老泪纵横。


「母亲实在太想你们了,所以才说了谎,让你们回来。」


一句话让我泣不成声,我把与父母分离的原因,都怪罪在妻子洁的身上,为此我们又争吵起来。

母亲责备自己,不应当说谎让我们担心,又一边劝说着我们。


「去信耶稣吧!祂会让你们夫妻俩好起来的。」


母亲的话,让我知道了,父母已经信主了。虽然他们说不出信仰到底是为了什么,但借助祷告,他们把对儿女的思念交托给了上帝,那份对儿女的牵挂会在主耶稣的爱里得到满足。为此,他们希望我们夫妻也能信主。


妻子洁被母亲的爱所打动,她眼含泪水,眼眸低垂,轻声说道。


「让你的儿子先信吧,他要是改变了,我再信。」


「干嘛让我先信?又不是我一人的错。」


但碍于母亲的面子,我答应母亲与她一起上教会。不久,我便也信仰了基督。离开家后,我在打工的地方加入一间教会,坚持在那里聚会。

一段时间过去,我们家吵架的声音逐渐减少了。这让我很是欣慰,与此同时谁都无法了解我所承受的压力。


因为自从我来到教会,教会的弟兄就告诉我:爱 是恒久忍耐,爱 是不轻易发怒,你要按着上帝的话去行。为了家庭,为了爱,我决定按着弟兄的话去行。


好长一段时间,面对妻子的指责,我强迫自己忍耐,却感觉自己受到了很大伤害。我常常在心中暗自落泪,感觉信仰并没有给我带来想要的生活,反而忍耐让自己总是受逼迫的一方。但庆幸的是,自己在这陌生城市,我有了个可以逃避妻子的地方,那就是每当我们发生矛盾时,我便会躲避她的唠叨去到教会。渐渐地,我对教会比家还有感情。


自从我参加了教会的唱诗班,业余时间更是都在教会过,夫妻见面的机会少了,两人的吵架声自然也就少了。时间一长,对于我的冷战做法,妻子洁已经无法忍受。终于有一天,我与她发生了矛盾,她便追到了教会,一件让我很难堪的事情在教会里爆发了。


教会的弟兄姊妹,同心合意地为我与妻子祷告,希望上帝改变她并且拣选她。我更是流泪地祷告。可是一切并没有改变,妻子洁在娘家住了很久,无论谁劝说就是不肯回来。


转眼间到了那年平安夜的前夜,教会里演着节目,一对对信主的夫妻手拉着手,穿插出现在舞台,在欢快的旋律中,一对对夫妻唱起“带着你的欢笑,带着你爱人,带着你的一家……让我们来到神的大家庭……”


触景生情,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家庭,一种无法表达的情感,让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,我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,急忙跑出排练场,在一个僻静处,我哭了。我多么希望自己的家庭能够和睦相处,多么希望自己的妻子也能够出现在此。哽咽让我的祈求变得语无伦次,但心中的启盼,上帝顾念了。


那夜,我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,当我打开家门时,妻子洁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。这让我心中一惊,我有些担心,不知道洁此时的出现,会不会再到教会去闹,影响明天圣诞节的演出,一时间我不知如何是好。


「你是不是又上教会去了?」妻子洁用冷冷的口气问我。

我有些犹豫,开始担心自己说出实情,洁会不会产生反感,于是我变得有点语无伦次。


见此情景,洁的语气有些不悦,她大声地说道:“我告诉你,是就说是,不是就说不是,你再多说,就是出于恶者的谎言。”


我的心中一震,这好像是《圣经》上面的话,怎么会从妻子洁的口中说出来?她从来没有上过教会,也从来没有看过《圣经》的呀。惶惑之间,脑海中突然想到了《圣经》中撒母耳记下第16章中,大卫被押沙龙追杀逃亡时,示每咒骂大卫,大卫说「他咒骂我是耶和华吩咐他这样作的。」


我呆呆地站立在那里,心中默念。


「难道是上帝在借着妻子的口在教训我吗?」


这时,又一句《圣经》的话,出现在我的心里。


「万事互相效力,叫爱神的人得益处。」



如同阴霾的天空,被疾风吹散,心中豁然变得阳光明媚。


我终于明白,信仰首先要改变的是我自己,那种让别人改变的想法和作法是完全错误的。我的这盏灯没有在灯台上发光,怎么能照亮一家人?我的旧生命不死,生的希望岂能在别人身上发动呢?我好无知啊!信主好长时间,居然全然不知,常感受就是自己的委屈,认为妻子洁总在逼迫自己,却不知她因为我的不改变,受了多少伤害。想到这些,我的眼泪夺眶而出,我冲妻子说道:“对不起,都是我的不好,让你受到了伤害!对不起!”


女人的心是柔软的,看着流泪的丈夫,妻子洁有些不知所措,她急忙为我擦拭流下的泪水。


「不能都怨你,我也有错。」洁将自己的身体靠在我的怀里,眼泪默默地从她不再水灵灵,但依然美丽的眼睛里流淌出来……


洁白的雪花绽放在圣诞的清晨,圣诞树上挂满了雪花,层层叠叠,有些瑞雪压青枝,缀弯枝头的架势。那年的圣诞节,我们夫妻与教会的同工们,一同留下了难忘的合影。


上帝的爱,不但重塑了我们夫妻,也为我们建立了一个完整的小家庭。生命改变后的妻子,她不再记恨父母对自己的伤害,那时候我们的生活并不好,但她可以自己不吃,把好吃的留给父母,在赡养老人上,从不计较个人的得失。


以前认为她是一个小辣椒。如今,在我的眼里,心直口快是很好的开朗性格。如今,我们夫妻在上帝的爱中,更多的是心有灵犀的默契与坚守。我爱我的妻子,因为她是我骨中的骨,肉中的肉,是上帝赐予的,是最适合造就我新生命的妻子。


5

阿们
4

感动
1

喜欢
4

赞美
4

认同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8 人)

  • 赞美

    匿名

  • 认同

    匿名

  • 感动

    匿名

  • 感动

    匿名

  • 阿们

    匿名

  • 感动

    匿名

  • 认同

    匿名

  • 阿们

    匿名

  • 赞美

    匿名

  • 赞美

    匿名

  • 认同

    匿名

  • 阿们

    匿名

  • 阿们

    匿名

  • 认同

    匿名

  • 赞美

    匿名

  • 喜欢

    匿名

  • 感动

    匿名

  • 阿们

    匿名

分享到: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返回顶部